好医生

好医生 

原作者︰Felix 

翻译兼改写:Layasword(幽冥) 

 

幽冥的话:首发于催眠物恋论坛。欢迎转载,不过请着名原作者等相关资讯。 

 

前言:感谢大家的意见,准备考试期间终于把它翻译完成了,希望大家会喜欢这短篇。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 

 

下午五点整。 

好消息是我只剩下一位病患,之后我就能到酒店点客牛排并且喝喝威士忌酒。 

但坏消息是,萤幕上显示着的最后病患是麦卡尔太太。 

 

我对我的运气一向很失望。 身为一位年轻的开业医生,我原本以为生活将是舒适富裕的,因为小说和电视节目裡总是这麽播的。但事实上呢,生活总是充满了忙碌、死亡以及一堆心理压力。 

 

麦卡尔太太是那种好事的人。 像大多数乡下老妇人一样,她是一名假装清高的、自以为是的人,在本地教堂裡非常活跃。 

我发出一阵叹息后,压指示灯准备迎接她。 

 

麦卡尔太太带着她的丈夫进入。她的脸给人一种相当尖酸刻薄的感觉,穿着厚厚灰色的毛衣,脖子带着有耶稣像的十字架。 

她的丈夫很瘦,静静的,一副病厌厌的样子。 

 

我挤出我能拿出最友善的笑容问道,「麦卡尔太太午安,你有那裡不舒服?」 

(我想我的表情现在应该跟吃到过期一个礼拜的蛋糕时一样。) 

 

麦卡尔太太似乎有点紧张的东张西望后说着,「是个...很私人的问题。」 

 

「嗯?哪方变得问题呢。」(我开始感到我头上的青筋不安份的跳动着。) 

 

「我可不想让全村庄的人都知道这事情。」麦卡尔太太拉高了音量,声音尖锐的表示,神情非常的不可一世。 

 

「我是一位医生,你可相信我。」(不想让人知道就滚回家啊!) 

 

她微笑着,一个非常糟糕的微笑。 

「当然我可以相信医生你,但你有可能在酒馆让自己烂醉如泥时说漏嘴!你有这情形多久了,半年了吧?自从你和你太太离婚后。」 

 

(干,贱货!一个道道地地的贱货!) 

「麦卡尔太太,我想我的个人情感问题并不会影响到我的专业素质,这点你可以放心。究竟是什麽问题困扰着你呢?」 

 

麦卡尔太太的脸顿时失去了笑容,她皱了下眉头说着。 

「 是有关于我的孙女,茱莉亚.....」她不可一世的神情顿时黯澹了下来。 

 

「原来如此,她怎麽了吗?」我看着麦卡尔太太,让她继续说着。 

 

茱莉亚的父母亲在五年前车祸去世,麦卡德尔太太因此成为茱莉亚的监护人。印象中茱莉亚小时候是一个漂亮、寂静的女孩,不过后来到外地念书后就在也没有见过她了,如今她已经回到故乡大学念书将近一年了,不知道她如今变得如何了? 

 

麦卡尔太太不安的在椅子裡挪动, 我一生从未看见这老太婆这麽不舒服。 

她彷彿在适当的词彙来表达,最后终于慢慢吐出了「她...她会玩自己。」 

 

「什麽意思?」我不解的问着。 

 

麦卡尔太太叹了口气。「我的丈夫...昨天进去茱莉亚房间。发现...发现她带着耳机,而且她的手....」 

 

「手怎样?」我追问道。 

 

「手...手在两腿之间玩着。」麦卡尔太太低声说道。 

 

为了掩饰我的震惊,我咳了两声后以最冷静的口吻说着:「我想,那是手淫。 」 

 

「似乎...是的。请你帮帮她」麦卡尔太太向下看着她的黑色的鞋子说着。 

 

「麦卡尔太太,我想妳误会了。手淫对任何一位青春期的少女来说,是很正常的活动。」 我不屑的说着。 

 

「正常?!」麦卡尔太太抬起头突然以高亢愤怒的语气说着。「这麽做是违反圣保罗教义中的启示!而 如果这是你对你的病患的态度,我会去卫生局反应的!」 

 

喔,天啊。谁给我一把枪毙了这老太婆! 

虽然我确信圣保罗不可能会怪罪茱莉亚的。 但在这个小小的村庄,树立一个像麦卡尔太太这样的敌人是不智的。 

 

「我能了解你的焦虑,那你希望我能做些什麽呢?」 

 

「催眠。」麦卡尔太太平静的说着。 

 

「什麽?」我不可置信的问着。 

 

「你曾经用催眠,让我的丈夫一个月前停止吸烟。我希望你能用催眠让她停止这种行为。」 

麦卡尔太太又再度回復到趾高气扬的神情,这句话与其说是祈求倒不如说是命令。 

 

我确实有专研并且偶尔利用催眠来进行辅助治疗,这是我离婚后特别专研的领域和个人兴趣。 

「你的意思是你要我催眠妳孙女让她不要再手淫?」 

 

「没错,而且要马上。」 麦卡尔太太说着。